独家 | 督察组来了,这些雷区可别踩!

截至7月15日,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部实现督察进驻,标志着本次督察工作正式全面铺开。6个被督察省(市)和两家央企面临的“环保大考”也正式拉响铃声。    

本轮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仍坚持问题导向,要实实在在解决人民群众身边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敢于动真碰硬;要把问题查实查透查准查深,不解决问题绝不松手。    

  

面对“来势汹汹”的督察,各被督察省(市)和央企纷纷表示将全力配合督察,尽可能做好充分准备迎检。但笔者在此提醒各被督察省市和企业,可以准备,不要过度“筹谋”;可以有打算,别有小盘算;可以积极应对,但不能敷衍应付。督察就是为了解决问题,配合督察工作要实事求是。    

  

在迎检上,这些“邪门歪道”千万走不得!    

(一)    

   

督察组查明,郴州市宜章县共有21家小造纸企业,合计建有189台787型纸机和7台1092型纸机,均为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但宜章县长期未制定相关退出方案、未对这些落后产能开展淘汰工作。直至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组织现场督察后,宜章县才印发《造纸生产企业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对全县23家造纸生产企业展开专项整治,并且于督察组进驻湖南后突击对7家小造纸企业37条787型和5条1092型纸机生产线进行了集中拆除。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进行了通报。督察组要求地方对涉及失职失责的,以及相关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依法依规查处到位。    

  

(二)    

   

2018年11月16日起,亳州市谯城区魏岗镇一位微信名为“龙哥”的副镇长分别在“魏岗企业群”和“魏岗金刚石企业群”授意企业停产应付督察,并将停产理由统一口径为重污染天气应急。而实际上,16日9时亳州市已解除重污染天气预警,一些企业也恢复生产,但在17日又临时停产应付督察组检查。    

11月17日,督察组的现场检查甚至被“龙哥”在微信群内直播。    

2019年1月7日,亳州市对外发布消息称,相关责任人错误事实已基本查清,将依据党纪党规和相关法律,对谯城区委、区政府给予通报批评,责令作出深刻检查,对相关责任人处理正在进行中。    

  

(三)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并被作为重要问题,由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8年10月20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反馈。    

  

(四)    

   

督察发现,被群众举报的汝阳县华氏砂石有限公司采砂证已于2017年12月到期,制砂项目未经环保审批;现场检查时有近期生产迹象,周边河道因采砂行为生态破坏严重。汝阳县水利局管理混乱,相关人员业务生疏,对属地河道存在的违法采砂问题和生态破坏情况视而不见。    

汝阳县水利局河道管理所为应对督察,凭空编造2016年—2017年河道巡查情况记录;为了掩饰监管失职问题,部分人员编造水务执法行政处罚案卷,临时编造立案审批表、询问笔录、送达回证、罚没款收据等材料,并由河道管理所工作人员替代汝阳县水利局分管领导和被处罚人签字留印。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并作为“假装整改”问题,由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8年10月20日向河南省反馈。    

此外,对于华氏沙石有限公司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被群众举报并由督察组转办地方后,河南省对负有监管责任的县水利局河道管理所所长曹胜利和十八盘乡环保工作负责人何跃波给予了行政警告处分。    

  

(五)    

   

2018年4月,萍乡市水务局、环境保护局先后向市政府请示“为确保萍乡市5月、6月、7月顺利通过江西省委、省政府对消灭劣Ⅴ类水工作的考核”,建议在2018年5月底前将“市污水处理厂溢流口下移至桐车湾断面下游”,该建议很快获得市政府同意。2018年4月18日萍乡市政府决定“提前建设从谢家滩到桐车湾断面下游的污水收集干管延伸工程”,并于2018年5月20日开工,下沉督察时已基本建成。    

督察指出,该工程表面为污水收集管,实则为绕过国考断面的污水直排管,以便在不采取任何污染治理措施的情况下实现考核断面达标,是典型的假装整改,性质恶劣。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并作为“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治站位还不高”问题,由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8年10月16日向江西省反馈。    

  

(六)    

   

督察发现,按照遵义市播州区制订的整改方案,从2017年8月至今,播州区委常委会至少应该学习生态环境保护重大决策部署和研究环境保护工作15次以上,但实际远未达到要求。    

为应付督察组,遵义市播州区党委临时编造了10份常委会会议纪要,其中涉及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长江重要讲话精神,以及《环境保护法》等有关环保法律法规、重要文件等内容的会议纪要6份,涉及安排部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的会议纪要4份。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作为“表面整改、假装整改”问题,由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9年5月10日向贵州省反馈,并被督察组批判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性质恶劣。    

另据贵州省纪委监委5月23日消息,因伪造10份区委常委会会议纪要,弄虚作假应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经贵州省委批准,免去黄国宏同志遵义播州区委书记职务,提名免去肖光强同志播州区区长职务。    

  

(七)    

   

督察发现,太原市、临汾市、晋中市等整改方案中多处对其他地市提出整改要求,明显是照抄山西省的整改方案;一些地方为应对督察,在整改方案印发时间上动歪心思,如长治市煤炭工业局整改方案印发时间居然比文中引用文件印发时间还早;还有一些地方整改方案与实际脱节,如大同市一些县区整改方案不具备可操作性;还有一些地方在整改方案中擅自推迟时限要求,导致相关工作严重滞后。    

上述情况,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并作为“思想认识不到位”问题,由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9年5月6日向山西省反馈。在反馈意见中,督察组批判“一些地方党委、政府对待督察整改态度不认真、不严肃”。    

就上述问题,5月8日,太原市委召开常委会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回头看”反馈意见进行传达,对督导组指出的问题表明了认错知错、认责知责、立行立改的态度,市委市政府已向省委省政府作出了深刻检查;5月10日,晋中市榆次区、临汾市曲沃县、长治市能源局(原市煤炭工业局)分别向所在市党委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5月10日,按照山西省委部署要求,省纪委监委对太原市、晋中市榆次区、临汾市曲沃县和长治市能源局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启动了问责调查机制。    

  

(八)    

   

2018年6月,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云南时,昭通市昭阳区太平街道办事处黄竹林社区生活垃圾非法用土掩埋问题被群众集中投诉。11日,督察组到实地查看督办。    

期间,该社区总支书耿异作为负责人在带路过程中指东向西、弄虚作假,将督察组带到了黄竹林社区老干闸垃圾收集点,而非群众举报、督察组需要实地督察的垃圾掩埋地点老岩头。督察人员质疑了所看地点的真实性,并在随后排查发现了在老岩头非法填掩埋的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共约10吨。    

2018年6月13日,昭阳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给予耿异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对黄竹林社区挂钩联系领导、太平街道办事处林管站站长郭必勇和分管领导、太平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办主任虎云松给予诫勉(书面诫勉);责令太平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对黄竹林社区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工作落实不力、整治不彻底的问题立即进行整改。    

  

以上各种应付督察的套路    

万万行不通    

只有平时把工作做严做实    

才不会在督察组到来时    

病急乱投医,想歪招儿    

“聪明”用错了地方    

  

此类套路不仅不可能蒙混过关,一旦被通报,还会对党和政府形象造成损害。高度重视并大力推进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是地方党委、政府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